大富豪富婆俱樂部

客服QQ:68183308

丈夫出軌長達20年,妻子知道真相后崩潰了!

發布時間:

“簡然,這是我的銀行卡,密碼是131224。家里需要添置什么,你看著辦就好。”
都過去好幾個小時了,簡然的耳畔還總是想起新婚丈夫早上出門前遞給她一張銀行卡時所說的話。
說實在的,她對身為她丈夫這個男人的了解是少得可憐。
除了他親口告訴她他姓秦名越外,其它關于他的事情她一無所知,就連他的家里有些什么人她都不太清楚。
簡然也不知道自己是從哪里來的膽量,竟然和一個只見過兩次面的男人領證結了婚。
十天前,在閨蜜凌飛語的熱心幫助下,簡然第N次踏上相親道路時,遇到了這個名叫秦越的男人。
她本沒有報什么希望,畢竟三年前被人設計陷害后,她就沒有資格挑剔,只有別人挑剔她了。
正因為她不能再挑剔別人了,因此相親當日,她早到了十五分鐘。
自身條件上占不了優勢,就只能在其它方面表現得好一些,希望能給對方留下好的印象。
如果能遇到合適的男人就把自己嫁出去,也能讓父母安心。
和她相親的男人來得則是一分不早,一分不晚。
男人西裝革履著裝非常正式,讓人覺得他非常重視這次的相親,給簡然最直觀的第一感覺很不錯。
他打招呼的方式也很平常:“簡小姐,你好!我是秦越。”
很平常的一句話,只因為他的聲音非常富有磁性,讓簡然覺得異常好聽,對這個男人的印象又加了一分。
兩個人簡單平常的交流后,禮貌地留下了電話號碼,便各自離開。
相親的次數多了,簡然也沒把這次相親當一回事兒。
她以為,這次相親也會和以前許多次一樣不了了之,不料卻在兩天后接到了秦越的電話。
他的聲音仍是客氣禮貌:“簡小姐,你晚上有沒有空?”
那晚,秦越約她到一家川菜館吃飯。
簡然不太喜歡相親這樣尷尬的場合,席間話非常少,一餐飯下來顯得有些拘謹,也沒怎么吃飽。
原想找個理由先離開,躊躇中,秦越率先說話了:“簡小姐,我下個禮拜三有空,在那天我們去把結婚證領了如何?”
“領、領什么證?”簡然被秦越這句話驚得一愣一愣的。
“結婚證。”他重復說道,語氣非常嚴肅認真,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
“結婚證?”簡然仍是不太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手放在大腿上用力捏了捏,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這才認真打量著眼前的男人。
秦越有一雙很濃的劍眉,眼睛明亮有神,臉型更是如畫似刻般好看,是屬于那種丟在萬人群中一眼就能找到的。
他的神情態度都非常嚴肅,看起來不像做事沖動的人,這才是他們第二次見面,他就說要和她結婚?
緊接著,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又傳到她的耳里:“我以為簡小姐和我一樣,相親就是想組成一個家庭,結婚生子,過別人認為‘正常’的人生。”
“沒錯,我是這樣想的,可是我們畢竟才第二次見面,你不覺得這樣太快了?”簡然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她是想有一個自己的家庭,可是沒想過這么草率。
“是有些快。”秦越的神色平淡如常繼續說著,“第一次見面后,我回去考慮了兩天時間。簡小姐給我的第一感覺不錯,我個人覺得我們兩個人的性格不沖突,因此我想試試。”
簡然微微蹙眉,有些不悅:“在我的觀念里婚姻不是兒戲。試試?如果試得不好,你是不是想……”
沒等她說完,秦越打斷了她的話:“簡小姐,我們都是成年人,自然不會期許根本就不存在的愛情,很清楚自己的心里想要的是什么。”
簡然沒接話,定定地瞅著秦越的臉龐。
從表面看這個男人,沉穩不張揚,似乎是結婚的好對象。
可是,她真的能把自己后半生交到這個僅見過兩次面的男人手中嗎?
真的可以嗎?
見她猶豫,秦越又說:“可能是我太心急了,沒考慮到你的感受。如果簡小姐覺得我這個人還可以,你回去考慮一下,我等你電話。”
那天回家后,簡然一個晚上都在想著這件事情。
她承認,某些觀點她和秦越有著相同的看法,比如說那根本就不可能存在的愛情。
在被那樣深深傷害之后,她就再也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所謂有愛情了。
一夜無眠,第二天一早簡然撥通了秦越的電話,答應了他的“求婚。”
當天上午簡然拿上戶口本,下午就和秦越一起到了婚姻登記處登記。
當她和秦越一起拿著結婚證走出民政局的時候,心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都說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生命,如今看來也不過如此簡單,九塊九領張證就在她的生命里刻下了屬于秦越的專屬印記。
昨天就是簡然搬到秦越的公寓一起住的日子。
昨晚秦越也表現得很紳士,主動把主臥室留給她一人休息,他則在另一間臥室休息。
簡然萬萬沒有想到,今天出門上班前,秦越就將銀行卡交給她。
她與他相互間還不了解,他怎么就放心將所有家產交到她的手中?
“簡然,各大媒體的記者都在里面等著。董事局的人和新總裁馬上就要到了,你這個時候發什么呆?”
公關部經理徐友愛嚴厲的聲音打斷了簡然的神游,她趕緊收回思緒,端正態度:“徐經理,不好意思,我會注意的。”
徐友愛瞅著簡然,語氣嚴厲:“簡然,雖然你是業務部的職員,但是你們經理派你過來協助我們公關部,你就給我打起精神,別給我拖后腿。”
簡然抿唇點點頭:“徐經理,剛剛是我走神了,不會再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徐友愛再看了簡然兩眼才移開目光,拍拍手把幾名負責接待的同部門工作人員都叫過來。
“大家打起十萬分精神來,今天的發布會我們一定要辦的漂漂亮亮的,絕對不能出一點差錯。”徐友愛說話的同時,嚴肅認真的目光掃過手底下的每一名工作人員。
“是。”負責接待工作的公關部與臨時派來支援的同事們齊聲應道。
徐友愛的目光最后落在簡然的身上:“簡然,聽說你是你們業務部最優秀的職員。一會兒你跟在新總裁的身邊,負責新總裁身邊的工作,其他事情你不用管。”
簡然點點頭還沒有應話,公關部職員馬丹娜就露出幸災樂禍的眼神:“簡然啊,要是我們的新總裁還未婚,你會不會近水樓臺先得月?”
說得好聽,是有機會接近新來的總裁大人,然而誰都知道這是一塊燙手山芋,誰都不愿意接才輪到簡然的身上。
徐友愛板著臉,瞪著馬丹娜:“今天可能關系到我們大家以后的去留,都給我嚴肅點。”
被徐友愛一呵斥,大家都沒有再出聲。簡然悄悄吸了口氣,努力拿出平時工作的最佳狀態。
也不怪徐友愛緊張,誰讓這件事情來的這么突然。
就在大伙以為公司一切都風平浪靜的時候,董事局突然傳出消息,總裁大人要換新人接手。
然而這位即將上任的大BOSS神秘得很,各個部門的負責人通過各種渠道打聽,卻沒有打聽到關于他的任何信息。
簡然平時不是愛湊熱鬧的人,此時也不由得伸長脖子望著入口處想要看看這位大BOSS究竟是何方神圣?
“來了,來了,各大董事和新總裁都到了。”接待人員的聲音從對講機里傳到所有工作人員的耳里。
同事們不由自主理了理衣服,畢恭畢敬地站到自己的崗位上。
簡然緊跟在徐友愛的身后,去迎接那位讓眾人期待已久的神秘大BOSS。
剛走幾步,就見一名身著銀灰色西服的高大男人在幾名身穿黑色西服男人的簇擁之下邁著極其優雅的步伐往發布大廳的方向走去。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簡然就呆住了。
那名走在人群最前方身穿銀灰色西服的高大男人分明就是她的新婚丈夫——秦越

“不可能!”簡然以為是自己產生的幻覺,立即閉上眼睛搖了搖頭讓自己快點清醒過來。
可是睜開眼睛再看的時候,那名男人的模樣還是沒有變。
如果是別人她可能會認錯,但是這位是她的新婚丈夫,她是不可能認錯的。
如刀削般完美的臉龐,足足一米八八的身高以及健碩的身材,還有走路時無意中透露出來的高貴優雅。
這個男人展現出來的無論哪一樣都跟她那個新婚丈夫完全吻合。
“秦、秦越?”簡然死死地盯著那名男子,嘴里下意識地叫著他的名字。
似乎聽到了她的聲音,男人的目光輕移,停留在她的身上。
對上他的目光,簡然緊張得連呼吸都快要忘記了。
她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那個“平凡”的新婚丈夫搖身一變成了自己任職公司的新總裁。
她看著他,腦袋就像被炸開了花一樣,嗡嗡直響。
男人的目光在她的身上片刻停留隨即移開,冷漠得就像完全不認識她這么一個人。
對上他的冷漠,簡然的心迅速往下沉。
他明明就是秦越,是他的新婚丈夫,為什么要用如此冷漠的眼神看她?
不過片刻,簡然的心里已經閃過各種想法。
最貼近現實的,就是她認為此時此刻是在做夢,做的一個不切實際的夢。
秦越那個人總是溫文儒雅,說話做事都非常有禮貌,絕對不會看見她還裝著不認識。
她趕緊用手狠狠掐了自己兩下,疼得抽了抽嘴角,而后發現這并不是夢而正是她現在所經歷的。
既然這不是夢那么就還有一個可能,就是這個男人只是有跟秦越一樣的臉,其實跟秦越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徐友愛用力拉了簡然一把,低聲斥道:“簡然,這是什么場合,你到底在干什么?”
簡然如夢初醒,有些氣惱自己走神。
徐友愛又小聲斥道:“還不快跟上。”
簡然點點頭,迅速跟在新總裁身后,同時已經將個人情緒掩藏掉,以專業的身份來面對這位長得像她新婚丈夫的大BOSS。
徐友愛快加快步伐追上新總裁一行人,替他們打開記者招待宴會廳的大門:“有請我們各大董事和新總裁!”
隨著徐友愛高亢激昂的聲音落下,偌大的發布會廳里響起激烈的掌聲,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死死地瞪著入口處,等待這位神秘的大BOSS現身。
簡然悄悄吸了口涼氣,緊緊跟在大BOSS的身后,在大BOSS落座之后,她利落地將準備好的資料遞上。
既便是她有專業的職業修養,但是公司的新BOSS是自己新婚丈夫這事對她的沖擊還是太大,她一不小心手抖了一下,這一抖手中的資料掉下去兩本。
簡然正準備蹲下去撿掉落的資料夾,秦越彎腰搶在她之前撿了起來,隨即聽到他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了一句:“晚上回家等我。
秦越不說這句話,簡然還能強行當他是一個和自己丈夫長得一樣的人。一說這話,簡然整個腦袋都炸懵了,傻乎乎地愣著忘記了該做什么。
好在各家記者的注意力都不在她的身上,讓她有少許的時間可以調整自己的情緒。
不過,記者們沒有注意到她,眼尖的公關部門員工可沒有錯過這一點點的小插曲。
公關部準備妥當,各個部門配合得好,秦越又有足夠震懾現場的威嚴,所以這次新上任的記者會召開得非常圓滿。
新總裁一行人剛走,馬丹娜就擠了過來:“簡然,剛剛你‘不小心’弄掉了文件,算是成功吸引住了我們新總裁的注意力。”
簡然微微蹙了下眉頭,轉身對徐友愛了聲:“徐經理,公關部的事情忙完了,我就先回業務部去了。
看著簡然的背影,馬丹娜氣得跺了跺腳:“她不理我,她竟然不理我。她憑什么這么拽?”
徐友愛瞪了馬丹娜一眼:“別成天就知道挑事,你要再胡鬧下去,下一個離開的人就是你。你有本事就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只要爬上比她還高的位置,你也有資格拽。”
馬丹娜瞪著簡然走遠的背影,咬牙恨恨應道:“表姐,我知道了。”
簡然回到業務部辦公室,聽到同部門的同事正在討論新總裁。
一個個說得口沫橫飛,就像有多了解這位新總裁。
同事林媚看到簡然,趕緊湊了過來:“簡然,還是你運氣好,能夠第一時間站到總裁身邊工作。”
簡然淡淡地笑了笑:“都是工作,在哪個身邊不是做事情。如果你覺得在總裁身邊做事好,以后再遇到今天這樣的事情,就讓經理派你去。”
葉媚趕緊擺了擺手:“雖然說我們的新總裁是帥氣迷人,但是那眼神跟氣勢真不是我們這些小蝦米敢靠近的
新總裁一會兒會過來例行巡查,都給我回到崗位上認真工作去。”業務部經理趙趙君晴走進辦公間,對著手下的人吩咐。
新總裁要來巡查!
聽到這個消息,簡然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液,緊張得心臟都提到嗓子眼兒來了。
她的新婚丈夫秦越是公司新總裁這個事實她還需要一些時間來好好消化,一時半會還沒有做好面對他的準備。
其它同事都回到了座位,唯獨簡然還呆愣愣地站在原地,趙君晴看向簡然:“簡然,你還有事?”
“沒事。”簡然回過神來,悄悄握了握拳頭,趕緊回到座位打開電腦查看客戶資料。
沒一會兒,電梯叮咚響了一聲,秦越在一群人的簇擁之下再次出現在簡然的面前。
不過慶幸秦越只是跟部門員工打了個招呼,再聽了聽趙君晴簡單的工作匯報便領著一群人走了。
秦越一走,業務部又鬧騰起來,連平時穩重的趙君晴也忍不住跟大家八卦了幾句。
大伙談的無非是這位帥得沒有天理的總裁大人究竟是未婚還是已婚?
簡然聽著他們的討論沒有吭聲,心想要是讓這群人知道總裁大大結婚證上配偶欄寫的她的名字,她會不會被這群女人生生活剝了?
這一天的工作時間,在緊張與忐忑的情況下總算是過去了。同事們都走完了,簡然才收拾下班。
白天的工作結束了,晚上她又該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秦越?
簡然真的不知道,甚至不知道該不該回她與秦越兩個人的那個“家”。
出了公司大門,簡然習慣性往右拐來到地鐵科技園站的B入口,走了一段路才想起,她現在跟新婚丈夫住在一起。
秦越的公寓離科技園片區不遠,公交車也就三個站,步行大概半個小時左右就到了。
簡然看了看時間,現在才五點多,反正還沒有想好怎么面對秦越,索性就選擇步行回家,剛好可以好好想想兩個人的事情。
回到小區樓下,簡然決定到一旁的生鮮超市買些蔬菜和肉類。不管多大的事情,填飽肚子才是首要。
她不知道秦越喜歡吃什么,拿出電話想要問問,又擔心對方不方便接電話,因此又將手機放了回去。
選好食材,提著往家走。
離電梯還有不短一段距離,簡然看到了那抹即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他面向電梯口,站得筆直,一身淺灰色的西裝被他穿得極有味道。
秦越筆直地站著,身形比例很好,遠遠看去,就像一道美麗的風景。
簡然至今仍然有些不明白,外形這么優秀的男人,甚至還是大公司的總裁,怎么會來相親,并且還一次就她普普通通的她給相中了?
“你回來了。”簡然走過去,盡量用最平常的方式跟他打招呼。
“嗯。”秦越回頭看她,臉上沒有因為看到她有不同的表情,還是淡淡的。
簡然回給他一抹淺笑,在他的身旁站定。
她也只看了他一眼,總覺得這個男人今天似乎又有一些不同,具體是哪里不同,一時也想不起來。
眼角的余光悄悄瞟了一眼,原來他今天戴了一副眼鏡,金框的,整個人看起來顯得更加沉穩內斂。
簡然在心里默默嘆了一聲,這個男人只有第二次見面時多說了幾句話,平時都是惜字如金,她想要主動拉近兩人的關系也不知道如何下手。
如今又知道了他一個令人震驚的身份,簡然更加不知道該怎樣主動靠近他了。
正想著,秦越突然向她伸出一只手,簡然本能地往后退了一小步,拉開與他的距離。
“東西交給我來提。”他淡淡地說道,并沒有因為她無意間保持距離而氣惱,很隨意地拿過她手中的袋子。
簡然覺得臉兒發燙,他只是想幫她提袋子,而她卻胡思亂想到哪里去了。
低頭看著秦越有力的大掌提著一大袋東西像不費吹灰之力,一股暖暖的東西在她的心里亂撞了兩下。
簡然樂觀的想著,就算沒有愛情,就算他是公司的大總裁,但是只要兩個人用心經營這段婚姻,也能夠過得很好。
兩個人進入電梯,電梯運行的時間里誰都沒有說話。
回到家里,秦越將物品放入廚房,又是淡淡一句:“我不太會做飯菜,今晚就麻煩你了。”
“你忙你的吧,做飯的事情交給我就好。”簡然將包包放好,脫掉外套套上圍裙。
“謝謝!”他說得輕淡。
“你太客氣了。”簡然硬擠出一抹笑意,笑得有些尷尬。
他們都已經是夫妻了,然而相處的方式卻如同兩個陌生人

她覺得妻子做飯給丈夫吃是理所當然的,而他如此態度跟她說話,無形中拉開了兩人間的距離。
簡然認為,即便是沒有愛情為基礎的婚姻,也不應該是這樣生疏的相處模式。
她不再多想,轉身進入廚房,動作利落地淘米下鍋,理菜,洗菜……
過了一會兒,簡然眼角的余光看到廚房門口矗立著的高大身影,回頭問:“你有事?”
“如果有需要幫忙的,你說一聲。”秦越筆直地站在那里,語氣仍然平淡,卻又不難聽出夾雜著一點點的窘迫。
“你再等等,我很快就好。”簡然探出頭看了掛在客廳墻上的時鐘,現在已經晚上七點半,可能把他給餓壞了。
心里想著,明天下班一定直接回來,早些把飯菜做好,他回家就能吃上她親手做的飯菜。
不管秦越是怎樣的身份,但這樁婚姻是她自己做出的選擇,一定要努力把日子過好。
“我……”秦越薄唇動了動卻沒多說什么,只是金色眼鏡框下的眸子浮起幾分看不懂的深邃,盯著簡然的背影沉思了幾秒鐘才轉身往書房走去。
最近三年時間,簡然一個人在外租房居住,幾道家常小菜做的非常拿手,很快時間兩菜一湯就上了桌。
“秦越,可以吃飯了。”簡然小心地敲響了書房的門,沒聽到應答便輕輕推開門。
書房里秦越正在打電話,聽他說:“這些事情你看著處理,不用事事向我匯報。”
說完就直接掛掉了電話,抬頭的瞬間與簡然四目相對,冷淡地問道:“有事?”
“可以吃飯了。”簡然笑了笑,不太敢和他對視。
“我就來。”他的語氣淡漠如常。
兩個人坐在對方,認真吃著飯,誰也沒有開口打破沉默,氣氛一時顯得沉悶。
簡然好幾次動了動嘴唇想找點話題聊聊,在對上秦越淡漠的神色后又將話吞了回去。
飯后,秦越主動提出由他洗碗,簡然也沒有拒絕。他愿意跟她一起分擔家務,她何樂而不為呢。
從秦越那笨拙的樣子就能看得出來,以前他一定沒有做過這些事情。
不過也是,那么大一家公司的總裁,怎么可能會做洗碗這些瑣碎的事情。
啪——
聽著廚房傳來瓷碗碎裂的聲音,簡然立即起身走了過去。
入眼的是秦越手上拿著一只碗呆愣地看著地上碎裂的瓷片。
“還是我來吧。”簡然走過去想要拿過秦越手上的碗。
“不用,我來就行。”秦越錯開簡然伸來的手,語氣并沒有變化。
“秦越,其實……”簡然對上秦越堅定的目光沒法把話說下去,只好點點頭退出廚房讓他繼續。
雖然兩人已經是合法夫妻,但秦越對簡然來說還只是一個不太熟悉的男人。
她想要了解他,了解他的一切,盡最大努力去做一個合格的妻子。
只是,他是這樣的身份,她真的還可以抱著當初和他她結婚時的想法接近他么

簡然在客廳坐下,拿起遙控版打開電視機,隨意選了一個新聞頻道。
看著電視時,偶爾側頭向廚房的方向望去,透過玻璃門看到秦越認真專注地在清洗著碗筷。
她在心里又悄悄地感嘆了一句,原來這個男人洗碗的時候也能這么有味道。
許是簡然的目光太過炙熱,秦越冷不丁地回頭望來。四目相對,簡然看到秦越眼里的微微涼意,而后便是無可挑剔的禮貌微笑。
窺伺被抓了個正著,簡然臉蛋兒微微紅了,隨即也禮貌回了個淺笑。
簡然再將視線轉移到電視屏幕上,腦子里想的卻全是秦越。
這個男人工作中那么有魄力,洗碗也能洗得這么有味道,究竟有什么時候能看到他出糗的一面呢?
把廚房收拾妥當,秦越回到廳里,見到簡然正愣愣發呆。他盯著她清秀的臉蛋兒看,過了幾秒鐘才出聲:“簡然。”
“啊……”秦越好聽的聲音叫著她的名字,簡然覺得異常好聽,一時竟又覺得臉蛋兒發燙。
秦越在另一邊的沙發上坐下:“有些事情,我想要和你好好談談。”
“好。”簡然應道。她也正想跟他好好談談,趁這個機會把話說清楚。
秦越深邃的目光將簡然上下掃過,才慢慢開口:“簡然,今天在公司……”
“公私分明,這個我明白的。其實我也不想因為我們私人關系讓公司的人在背后說三道四。”秦越還沒有說完,簡然便打斷了他。

她在這家公司努力工作了三年才有如今的成績,還想靠自己的努力繼續往上爬,不想因為秦越有所改變。
秦越臉色平靜,只是金色眼鏡框下的眸子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光芒:“關于創新科技總裁這個身份,我并不是有意跟你隱瞞。今天那樣的場合見到你,我不知道你心中的想法,所以沒有對外宣布,但并不是說我想把這件事情隱瞞下去。”
“我知道。”簡然點點頭,又說,“工作與生活對于我來說是完全分開的,是我不想把私人生活帶到工作中去。”
她與秦越領證結婚,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簡然覺得完全沒有必要特地去跟公司里的人宣布。
一來,她是不想讓自己的工作受到影響。二來,她也不確定和秦越這樁婚姻能夠走多遠。
看著簡然堅定的神色,頓了頓,秦越又說:“我們結婚的事情你有沒有跟家里人說?”
簡然搖搖頭,不想多說家里人。
“我剛剛接手創新科技,手上有些事情需要親自處理。如果你不介意,忙完這段時間我想和你一起去拜訪岳父岳母。”他說,神色語氣淡定得就像早就料到簡然還沒有跟家里人提起這件事情。
“不用。”簡然直接拒絕,但又覺得這話不妥,忙解釋,“我跟家里人發生了一些事情,很久沒聯系了,這件事情以后再說吧。”
家?
每每想到這個字,簡然的心臟就會隱隱發疼,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早在三年前,那個家便不再是她的家,她再也回不去了。
“簡然。”秦越沉沉叫著她的名字,又說,“以后你不再是一個人了,你有我。”
秦越的語氣淡然,卻又因為聲音本身就好聽,硬是多了分不同的感覺。
這句明明不是情話的話,讓簡然的心里涌起一陣陣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雖然這些年她咬著牙走了過來,但是夜深人靜時想到那件事情還是會免不了心酸難過,也默默流過淚。
“簡然。”沉默了好一會兒,秦越才再度開口,“我們已經是夫妻了,我是誠心想要和你過一輩子的。”
沒想到秦越會突然這么說,簡然又愣住了。抬頭看他,對上他非常真誠的目光,她也說道:“我也是下定決心要和你過一輩子的。”
秦越盯著她秀麗的臉蛋看,頓了幾秒,說:“那么簡然,你能否答應我,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輕易提出分手?”
“恩!”簡然重重地點頭,“我會努力做一個合格的妻子。”
不要輕易提出分手也正是簡然心中所想,此刻由秦越親口說出來,讓她感覺很安心。


來源于:大富豪富婆俱樂部
作者:本站
聯系方式
大富豪富婆俱樂部
網址:http://www.dfhjlb.com
聯系方式:
QQ:68183308
全天五分彩是骗局吗